超级龙王捕鱼机|龙王捕鱼秘籍

歡迎您訪問廣東中保維安保安服務公司珠海分公司網站!

熱門關鍵詞:
珠海保安公司|
珠海保安服務|
珠海保安服務公司|
珠海保安服務有限公司|
中保維安珠海分公司
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前線快報

2019年除夕之夜的堅守——記珠海市保安服務公司駐珠海火車站保安隊

發布日期:2019年2月23日 已瀏覽479次

2月15日19時,記者走進了珠海市保安服務公司駐珠海火車站保安隊。春節期間,火車保安隊包括安檢部180余人、保安隊120余人悉數在崗,負責車站安檢、巡邏以及相關定點崗位執勤工作。春節對他們而言,只是一段工作常態。融洽而樂觀的集體氛圍給予了他們支撐,他們誠懇地道出“在哪兒過年都一樣”!

2月15日19點,珠海剛剛入夜。記者踏出由北京抵達珠海火車站的列車,見到了站臺前熱情的保安隊長以及安檢部部長。此時各路沿線的乘客已經不多,到達珠海火車站時,與記者同節車廂的旅客只剩不到10個。保安隊隊長雷勇介紹,除夕當天火車的客流量大概有8萬人次,下午以后更是大幅減少,不比前天17萬客流量的最高峰;接下來的大年初一、初二,客流量也將偏小。

珠海火車站的安保工作由珠海保安服務公司承擔。自2011年珠海火車站投入使用以來,該公司已經入駐這座珠三角地區運輸量最大的交通樞紐站7年,加班加點的春運安保工作也早已經成為了保安隊的常態。

談及2019年的春運,隊員們笑稱“跟打仗似的”。從2月1日至3月12日,在這場為期40多天的“戰役”打響之前,公司的基層員工以及高層骨干便開始全部投身到了其中,進行培訓排崗、重點盯控、穩定隊伍、部配合等系列工作。

在車站的一線安保工作中,安檢部和保安隊是兩股重要的安保力量。除夕當天,在離農歷新年僅5個小時的倒計時里,記者不巧錯過了車站安檢高峰,卻趕上了隊員們的簡單團聚和祝福,也見證了隊員們始終不曾掉以輕心的崗位堅守。安檢“娘子軍”的堅強與細膩車站的安檢隊員共有180余人,以女孩居多,20歲出頭的她們大多來自來自四川、重慶、廣西、陜西和貴陽,將近一半都是非珠海地區人,其中有不少隊員畢業于軌道交通類的專業院校。

在常態的安檢日,平均每天有75位隊員負責在車站東西南北4個門口輪崗,值班時間從早上5點30分到將近夜間23點。春運期間,遇有臨時的加班車輛,執勤時間會提早到凌晨3點。

公司安檢部部長王勇利是記者本次走訪的向導,今年30歲不到的他已經來珠海保安公司5年。王勇利談到,車站安檢的勞動強度大,日平均11萬人次的客流量,分配給50位手檢安檢員,意味著他們平均每天需要彎腰2000余次,一天下來往往肩膀酸疼。同往年的春運相比,今年的珠海火車站還增加了3個客段,隊員們身上的擔子又重了些。

19點30分左右,安檢口依舊有零零散散的旅客不斷入站。安檢隊員們始終分工明確:引導崗、手檢崗、看屏值機崗、處置崗,年輕的安檢女孩們顯得專業而且熟稔。班長唐梅道出了一句口訣:“頭肩胸手臀,腋襠腰腹腳。”針對這些重點的人體安檢部位,手檢崗一定要結合用于探測金屬的“查危儀”全面速檢。公司有三個要求:百分百的物品過安檢,百分之百的人過手檢,有疑問的物品百分之百開包。

在常態化的“春運”面前,這支隊伍早已經摸透了它的規律:新年初五、初六,外出的白領人群居多;初十到十三是“學生流”,大年十五以后是“民工流”。為此,部]往往針對不同類型的安檢對象來對隊員進行差異化的崗位安排和培訓,尤其是在乘客攜帶物品的準入問題上,安檢隊員們時常需要面對部分乘客的極端情緒,如何與乘客進行有效溝通,是這隊“娘子軍”需要應對的棘手問題。

“比如很多民工,他們可能會攜帶一些自認為無關要害的違規品上車。我曾經很想不通,為什么要‘殘忍’地針對他們的工具來收,他們本來就處在城市利益的底層,有時確實需要這些工具來維持生活。很奇怪吧?已經當上了安檢員的我竟然還有這種想法!”唐梅頓了頓,“后來我自己也悟出來了,有些東西一旦帶上車,不發生事情就罷,一旦發生一點事情,就可能是百分百的災難。我們還是要站在大方面去想,我們要人性化,更要有原則。來到這里5年,感覺自己成熟了不少。

談及與旅客們的溝通技巧,她總結出了兩個詞:善于觀察、因人而異。“有的人吃軟不吃硬,有的人吃硬不吃軟,怎么溝通,你要慢慢去悟。”

20點左右,仍有小批量的旅客進站。部長勇利告訴記者,他們大多是一兩個小時車程的短途乘客,這時候回去還能趕得上團圓飯。

在東門的處置崗位上,一位手牽孩子的年輕母親有些激動:“連一把水果刀都不能帶進去?”“這把水果刀屬于管制刀具,按規定不能帶上高鐵。”安檢員女孩耐心解答,“如果您不愿意棄置的話,可以到西廣場辦理托運,或者趕快讓朋友來幫您帶回去保管。”“一把小刀還要辦理托運....”年輕母親不斷念叨,身邊的小男孩仰著頭,滴溜溜的眼珠在兩個大人身上轉悠。安檢員朝著小男孩微笑并眨了眨眼睛。那位母親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低頭跟孩子交談:“怎么辦,小刀咱們帶不進去?”“那就不帶了吧。”小男孩同樣朝著安檢員報以了一個微笑。母親不再堅持,帶著孩子匆匆進站。就這樣,安檢員用一個微笑化解了矛盾。

安檢部執行經理文芳告訴記者,班隊里女孩占據了絕大多數,大伙在家沒受過委屈,站在安檢崗位上要面對形形色色的人,卻都抗住了壓力。

小團圓“留守者”的融治與樂觀

20點20分,位于車站二樓樓梯間的一處休息室里熱鬧成團。

“湯圓用勺背往前面推,不要往后面拉”“先把碗擺上”“我來照張相,湯圓浮起來很好看”“舀5個夠嗎”“我要6個”“我們先拿一部分過去,讓休息的同事先吃”....

保安隊長雷勇告訴記者,給值班的隊友送湯圓是公司每年的傳統,大伙不能守在家人身邊,一百多人吃完同一口鍋里煮出來的湯圓也算是一種團圓。

安檢部長和保安隊長開始帶領幾位同事在在車站四個門口間奔走,給隊員們送去這份特殊的年夜飯,外加一份新年紅包。

很多隊員停不下手里的活,在一個18人的安檢崗位上,十幾碗湯圓發放了十兒分鐘,一直到不了隊員手上。“有沒有不要紅包的,不要的跟我說。”“大伙快吃,湯圓里面有硬幣,吃到還有驚喜。”部長王勇利偷偷告訴記者,給湯圓包硬幣是為了讓大家認真吃飯,不然活耽擱,隊員們很可能“罷吃”。

“雷大勇吃了沒?”“雷大勇吃了。”隊員們口中的“雷大勇”即指40來歲的保安隊隊長雷勇,這類“沒大沒小”的!稱呼,源自隊伍里“工作一分鐘,認真60秒_一私底下請盡情放飛自我”的工作氛圍。

雷勇談到,車站安保的勞動強度大,隊員們又以年輕人居多,單靠并不豐厚的行業薪資待遇很難留住人,一定要照顧到隊員們的情緒和心理。

記者獲悉,公司在穩定隊伍方面花了很大的力氣,尤其在每年年關,公司會與相關單位合作,增添臨時隊員,諸如相關專業院校的志愿者,派出所的學員警察等。今年春運,公司延續了以往的傳統,與機關單位組建了一支應急隊伍,給隊員們]提供支援。

21點,分散在各個崗位的隊員們吃完了這頓“站著”的“團圓飯。幾位隊員趕去大廳,與同樣值守在車站的30余位派出所警察簡單賀年。

隊長告訴記者,火車的安保防線一共有4道:;外圍保安看守,門口“驗證驗票”,往里是安檢關卡,廳內有布防巡邏。幾道防線層層把關,警察與輔警相互配合。幾年間,整個火車布防多次被鐵路局和公安局點名表揚。

警察隊伍搭的“團年”陣仗是“餃子派”,十幾分鐘的忙里偷閑,氣氛同樣熱烈“筷子呢”“手抓餃子吧哈哈”“來來來,大伙照相,輔警同志們站第一排,警察同志站第二排”“拿上紅的中國結,顯得喜慶”“伸大拇指點贊”“來,‘一二三’,新年快樂”....合影結束后,隊員們各就各位,為形色匆匆的旅客繼續提供服務。

安檢部長E勇利談到,火車安保隊伍向來注重營造良好的集體氛圍,安檢隊與巡邏隊雖然分屬兩個部門,但彼此本為一家,在工作中也有諸多交集。此外,公司還組織隊員與貴陽、重慶等地的分公司開展聯誼活動,大家的業余生活得到了拓展。

安檢部執行經理文芳今年是第一回在外過年。“其實只要集體融洽,在哪兒過年都是一樣。”文芳笑起來很美,有隊友評價“就像海報上牙科整形的模特”。除夕夜里,她邊盯崗,一邊煮送湯圓,儼然成了一個內勤員。與隊伍里始終從事車站安檢的隊員不同的是,她曾在有湖南過年的機場安檢經歷,為了離家近,兩年前來到珠海火車站,成為一名基層車站安檢員。

她談到,這份工作剛上手時,自己:也曾有過很多不適應。“跟機場安檢相比,部分車站旅客的安全意識還不夠強。榔頭扳手對他們來說是工具,對我們來說是鈍器,雙方在接洽的過程中,很容易鬧得不愉快。”文芳話鋒一轉,“后來跟班長還有隊員們接觸多了,一群同齡人相處起來很開心,大家互相寬慰,交流經驗,工作起來比較有動力。”

安檢部的男隊員比較少,每個班隊的一兩位男同事既是“寶貝”,也是“苦力”。班長唐梅笑稱自己習慣把班隊中的“男丁”梅小勇喚作“梅大勇”,一來二去,大家都忘了他的本名。有的隊員常打趣自己是入行五六年的“老油條”,幾年的春節里,不少樂觀的“老油條”僅回過家1次。

巡邏員的多能與專一

22點,車站逐漸冷清,保安隊長雷勇開始同記者細談。雷勇屬于火車保安隊的“元老”,曾經在一家國企工廠擔任班長,火車開放的第一天,他來到這里成為了一名基層保安員。幾年間,他見證了保安隊從幾十人到將近120人的擴充,經歷了8年春運的繁忙和有序。“身在這個崗位,再忙都是應該的,只是好不容易孩子放寒假,陪他的時間少了點。”

交談間隙,雷勇隊長帶領記者前往“二維一體崗”以及“處置后臺”觀摩。“二維一體崗”是車站的第一道崗位,也是一道24小時崗,由輔警保安員配合警察共同值守。隊長解釋道,這一崗位主要負責對重點人員進行監控:“這個崗位的壓力比較大,尤其是春運期間,我們要在最外圍將危險卡住。

處置后臺崗具有“預警”功能。聯網系統將根據乘客的身份信息進行自動排查,一旦發現“網逃”人員或者相關犯罪嫌疑人,便需要發動多個部]共同出動。“一是報警,二是要求巡邏隊隊員立刻對嫌疑人進行控制,三是交代安檢隊員進行重點檢查。”安檢部長王勇利補充道:“這時候的安檢會‘吹毛求疵’,充電器要拆開,開包的香煙要每一根觀察,錢包夾層、皮帶以及鞋襪,每一處都不能放過。”

雷勇隊長告訴記者,車站閉站以后,巡邏員們仍將通宵值崗,除了應對各類突發情況,還要尤其注意對站內滯留人員的疏解。“比如有醉酒者或者乞討者滯留在車站內,我們可能會向派出所報備清理。我們有必要要給大家傳遞一種意識,車站是嚴格的大眾出行平臺,不是特殊人員的生存基地。

22點47分,農歷舊年的最后一班列車進站,安檢員以及常規安保崗位一天的工作結束。兩位巡邏隊員跳上巡邏車,他們晚間的工作才剛剛開始。

當晚的巡邏員是班長郭強以及隊員李果,從除夕一早到初一早上,他們一次的值班時長為24個小時。“我們先清理中間大區域,再是兩邊通道,最后是四面八方的角落。”李果口中的“清理”,即對車站滯留人員的清場,短短20分鐘,巡邏車便在大廳內行駛了2圈。一.一位年輕的小伙子有些疑惑:“我是明天一早的火車,怕趕不及,不能在這里過夜么?”“夜里這里會熄燈鎖門,你留在里面不安全,還是趕緊在附近定一家旅館吧,車站明天早上5點過開門。”

李果告訴記者,這種“零滯留”的清場模式,只適用于常態化的運輸時段,包括除夕以及初一、初等客流量偏少的時日。春運期間,如果安排有加班車輛,旅客們會被集中疏導至Al口。“這樣一是為了方便管理,二是為了防盜安全,畢競廳內有很多商家店鋪。在Al口,桌椅、飲水機以及衛生間一應俱全,專供“臨時客”候車。

廳內巡邏多次后,班長郭強的對講機收到指揮室通知:“郭哥,今晚上值班是哪位,麻煩他來東門開一下門,有搞維修的,記得做個登記。”兩位巡邏員開始向東門趕,沿途不忘調侃自己“就像一塊磚”,哪兒需要往哪兒搬”。“巡邏隊白天的工作量會比較大。接送人員或物件,控制網逃人員,報送或尋找旅客遺失物品,協調部分乘客與工作人員產生的沖突...總而言之是一職多能,要適應各個崗位,隨叫隨到。”

23點30分,站內的清場工作基本完畢,兩位巡邏員開始將巡邏重點轉向車站外圍。在各道站門外的“二維一體”崗內,是同樣通宵執勤的保安員。“外邊的情況怎么樣?”“冷冷清清”“冷清就對咯,說明一切正常。”郭強談到,以前,巡邏隊的人數是現在的兩倍,后來為了適應大環境下的反恐形勢,部分巡邏員被調派到“二維一體”崗,從最外圍來保障車站的安全。

“圍欄內是我們的安保區域,廣義上來講,整個廣場都應該處在我們的視線內。”兩位隊員一邊前往自助取票廳巡邏,一邊同記者閑談,擔任車站保安以來,大家都逐漸適應了這個崗位,也把春節期間的安保工作視為自己的分內之事。對于李果而言,一家人聚少離多的狀態本身就是一種家常便飯。

李果生活在一個“鐵路交通之家”,妻子是鐵路乘務人員,跟隨火車跑了20年,從攀枝花到北京,來回需要5天。2年前,為了照顧來珠海實習的兒子,他放棄了曾經的個體戶事業,來到珠海火車站擔任保安員,現在兒子已經轉正,在地鐵公司上班。“大家平時很難聚在一起,昨天、今天還有初也不行,我愛人初二回來,一家人終于可以過個年。

談及安保巡邏工作的難點,隊員們無例外地提到與旅客之間的溝通問題。“般來說,人們還是通情達理的。人們匆匆忙忙趕車,脾氣急點也正常,我們作為協警,有話必須要好好說。”有隊員舉了個例子,“前幾天我和劉哥在大廳巡邏的時候,后面一位大爺扯著嗓子向我們喊‘喂!喂!喂!’劉哥也沒生氣,半開玩笑地跟對方說:‘大爺,我喊您一聲大爺,您也喊我一聲同志嘛。’逗得周圍乘客咯略笑,對方反而不好意思了起來。

巡邏隊員還為安檢員“抱不平”。“安檢的姑娘們受的委屈比我們多。春節期間,有人帶活雞,有人帶鱔魚。如果乘客的脾氣稍微倔一點,溝通起來會很難。”

23點45分,除夕夜已經接近尾聲,幾位年輕女孩匆匆忙忙朝車站]口跑來。保安員們這種情況見得多,一瞅便知道這是走錯了車站,紛紛開始支招。“你們是幾點的車呀?這里是‘珠海火車站’,站門已經關閉。你們是不是該去‘珠海北站'?”“北站在北環那邊"“趕不上了,先把票改簽了吧,票亭就在旁邊。”

零點整,遠處的天空燃起了煙花,站外的圍欄已經封閉,站內主要的燈源漸漸熄滅。對于巡邏隊來說,他們只是完成了前半夜的清場工作,新年伊始,后半夜的守衛巡邏才剛剛開始。班長郭強笑道:“都習慣了,在哪兒過年不是過年。我們這兒冷清點好,說明大部分人都在團聚!”

推薦服務
超级龙王捕鱼机 北京快中彩 大学生2000元能炒股开户买股票 天津快乐十分 极速11选5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百度金融中心理财平台 新疆十一选五 极速十一选五 35选7 企业管理培训公司 招聘 bet365体育比分直播 私募基金配资 特发信息股票分析 5万理财一个月赚多少钱 云南快乐10分 2012奥运足球比分网